情感美文

曾经的少年——记后主李煜

  • 本站
  • 2019-07-09
  • 190已阅读
简介 这年,我早已过了二十岁,喜欢词人李煜,和多年前一样。 记得初中时曾看过那样一篇文章,大意说的是作者年少时很喜欢李煜和秦少游,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发现这些小儿女情怀的伤春悲秋的无

曾经的少年——记后主李煜

  这年,我早已过了二十岁,喜欢词人李煜,和多年前一样。   记得初中时曾看过那样一篇文章,大意说的是作者年少时很喜欢李煜和秦少游,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发现这些小儿女情怀的伤春悲秋的无益,只当是一段少年时的闲愁,也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而已。

  高中时又看见了一次,彼时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很不以为然,另一方面又很担心,想着自己会不会也有那么一天觉得李重光只是少年时代的一种课外消遣。

于是,想把它抄下来做个比照,苦于文章实在太长,试了几次都未果。

  如今,离当初看见那篇文章已有多年,慢慢地发现那样的担忧是多余的。

  闲来无事的时候,也会去百度里专属于他的贴吧里看看,有一个帖子问的是喜欢重光的人们都是在什么年纪,下面的回复绝大多数都是十几岁的,小的是十一二岁,大的也就十七八九岁,二十出头的已经微乎其微了。

  重光离世已有千年,千年来,他的读者似乎都很年轻,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印象中的李重光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吧,是身居高位,坐拥天下却怎么也快乐不起来的少年皇子。 或独行或打马,总是很孤独的样子,安静到一直沉默,眼里总有一份去除不尽的忧伤。   在别人的文章看到说他的一生无论前后都流淌着生命苍凉的底色。   大家似乎早已认同把他的词以亡国为界划为前后两期,也许词风可以这样划分,但人生却是不能被生生割裂的。   一路独行,一路寻找,试过了麻醉,试过了逃避,试过了宗教,他还是找不到自己的那一条救赎之路。

  中国的大多数文人要么彻底沉迷,要么借助佛道隐逸超脱,乐得逍遥。

儒家的入世实在走不通了,至少还有大自然可以流连,还有酒可以忘忧。

独独是他李重光,几乎试遍了适用于前人后人的一切方法也无法使自己忘却,只能清醒的痛苦着……  我是个看书从来记不住作者的人,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是谁的。

那年遇见李重光也实属偶然,由于名字里带了个生字,甚至费心费力的记了好久。

依然固执地认为这个不重要,那年打动我的不是他本人,一个死了千儿八百年的人,何况还是我很看不起的亡国的昏君,是不能给我这种认定成王败寇的人以任何好感的。

亦不是给那锦绣文字闪了眼,那是纳兰词给我的印象。

李重光的才情很好,但并没有到独步今古的地步。 只是从第一次看见,就被他文字背后勃发的生命力所震撼。

  那个年纪的我,几乎一切的价值观都来自于教科书。 只认成功蔑视失败,看不起儿女情长,排斥一切的感情用事。

那年的我心目中的道德表率于私当是李寻欢那样的吧,一切以大局为重,时时以天下安危为系,于公则应是谢晓峰那样的吧,为家国抛头颅,洒热血,牺牲一切也在所不惜。 至于渺小的自己,则是随时都可以弃之不顾的。

  在十四五岁的年纪里,当别的小姑娘迷恋那些青春偶像剧的时候,我天天霸着科教类的不放手。 对于那些小儿女情怀,一来,是看不懂;二来,是看不上。   直到那年遇见他,我看见了另外一个世界。

李重光于我,至今都是难以理解的。

不明白他何来的勇气敢于去一直向生命追索,不明白他对生命那一份抵死不悔的执着与深情。

  那年,李重光带给我太多的震撼,几乎颠覆了我此前的世界观。   从小就喜欢看书,那是出于对这个世界的好奇,自入学以来,几乎可以说是每天都能看见数量颇丰的文字。

此前的岁月里,文字仅仅是一种手段,直到这里,才看见了文字的血肉。

  那样的乱世里,江山易主是常有的事。 一切都因为过于仓促而涂上了一层不真实的色彩。 时常在想,李重光或许只是个梦吧,他太真实了,在那个年代不真实的背景下,反而显得不那么可靠了。

再加上年代久远,时间已经收回了几乎所有的可以证明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曾有人说过:他的词中,我们尽管会看到泪水,看到悲哀,但看不到恐惧,看不到卑微。 李煜将人类的绝望变成了一种尊严和高贵  他的文字是绝望而深情的,人生的无常与自然的恒常,生命的卑渺与无力,原是我们所有人的生存困境。

这一残酷的现实往往是我们大多数人所努力回避却又不得不面对的,李重光只是一直没有逃开这样的困境,深陷其中并挣扎一生,只不过是一直没有放弃罢了。   那时候也曾害怕自己会有一天长大了,不记得他了。

后来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长大之后放弃了李重光,又或者说是放弃了年少的自己。

  春秋反复着来去,日月重复着起落,我们还在一年年,一代代不可阻止的成长着。

四十年的春秋代序,从九五之尊沦为南冠楚囚,他一生目睹了太多的生死兴亡,却一直也不肯接受生之残忍。

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精神能有多强大,也不知道一个人的爱能有多坚韧,仅仅是被一个千年前的亡者所打动。

  活过的这些年,有幸也看过一些离合聚散,很多人喜欢将罪责推脱给时间,给社会,给现实。 也许这样能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吧,只是又何必忘记掌握选择权的一直都是我们自己。

  路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坚持或者放弃,都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那些曾经的少年都长大了,剩下李重光寂寞的前行。 他李重光何德何能,竟做了古往今来那么多人青春的见证,他依然是岁月里那个青春勃发的少年,继续走他自己的路,永不停止,永不老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