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论《金瓶梅》的文化颠覆性

  • 本站
  • 2019-07-12
  • 105已阅读
简介 【应用语言学论文题目】 摘 要:《金瓶梅》最大限度地颠覆了封建文化,对主流文化与非主流的民间文化都有颠覆,它依据真实的生活颠覆虚假的宣传,它的文化颠覆有着时代的背景,但其大胆与深刻却超越了它的

论《金瓶梅》的文化颠覆性

【应用语言学论文题目】 摘 要:《金瓶梅》最大限度地颠覆了封建文化,对主流文化与非主流的民间文化都有颠覆,它依据真实的生活颠覆虚假的宣传,它的文化颠覆有着时代的背景,但其大胆与深刻却超越了它的时代,具有后现代主义的特征。

《金瓶梅》在形式上借鉴了传统话本小说劝谏世俗的传统,好像是对封建文化的回护,然而在精神实质上它却最大限度地颠覆了当时的文化,不管是主流的还是民间的。

在此之前,没有其他任何一部小说有这样强的文化颠覆和批判的性质。 明代中叶主流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是忠孝节义,《金瓶梅》处处写到这些观念的虚假,主要人物都不讲求忠孝节义。

小说对“忠”的态度可概括为第六十四回刘内相的一段话:“你我如今出来在外做土官,那朝里事也不干咱们。

俗语道,咱过了一日是一日,便塌了天,还有四个大汉。 到明日,大宋江山管情被这些酸子弄坏了。 王十九,咱们只吃酒!”明哲保身,专注于暂时享乐,这是真实而有普遍意义的观念。

西门庆攀附上太师蔡京,但他丝毫没有“效忠”的想法,一方有难,各自保全。

西门庆父母早亡,谈不上孝;潘金莲对潘姥姥也不孝;在小说的最后一回,守备府的李安听母亲的话,“是个孝顺的男子”,然而正是读者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却消失了。

《金瓶梅》中的女性多是放纵的,不重视“节”,这是女性形象在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次转型;西门庆与世家大族林太太的通奸,特别耐人寻味的,是作者把作乐场所放在招宣府的“节义堂”中,所谓“世代簪缨,先朝将相”的“节义堂”,是象征封建家族荣耀的神圣场所,但这里反做了林氏寻欢作乐的快活道场。

这是对封建节义观念的绝妙讽刺。

吴月娘倒是替西门庆守节,但读者总觉得她的守节没有价值,因为西门庆淫荡无度,也因为月娘的愚笨,她的守节不是因为她爱西门庆,而是因为她从始至终都不明了守节的原因。 韩爱姐倒理解守节的原因,这个有着明显污点的女子,先嫁了翟管家,又卖身风尘,但当她爱上了陈经济,就割发毁目,至死不渝。

她不是为了观念而守节,作者写她也不是为了宣扬什么,而是表现一个真实的生命存在。 西门庆十兄弟“结义”全没有刘关张桃园结义的忠诚。

卜志道死了,补人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