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全诗的意思翻译赏析

  • 本站
  • 2019-07-12
  • 97已阅读
简介 绝句 志南 古木阴中系短篷, 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佳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译文:春天杏花绽放,飘飞的雨丝轻轻地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全诗的意思翻译赏析

  绝句  志南  古木阴中系短篷,  杖藜扶我过桥东。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佳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译文:春天杏花绽放,飘飞的雨丝轻轻地沾在衣服上,却不曾把衣服完全湿透;轻轻吹拂人面的,带着杨柳清新气息的暖风令人陶醉。

  作者简介:  志南:南宋僧,志南是他的法号,生平不详。

志南的生活状态已不靠,他在当时的文坛上也没有中兴四大诗人以及二泉先生诸人的风头那么前。 但就这短短的一首诗,就以其对早春二月的细腻感受和真切描写,把自己的名字载入了宋代诗史。   注释:  1.短篷小船。

篷是船帆。

船的代称。   2.杖藜藜杖的倒文。

藜是一年生草本植物,茎杆直立,长老了可做拐杖。

  译文1:  在参天古树的浓阴下,系了小船,拄着藜仗,慢慢走过桥,向东而去。 阳春三月,杏花开放,绵绵细雨像故意要粘湿我的衣裳似的,下个不停。 轻轻吹拂人面的,带着杨柳清新气息的暖风另人陶醉。   译文2:  在岸边参天古木的绿荫下系上了小船,然后,一个人拄着拐仗,慢慢走过小桥,欣赏桥东的春色。 在这阳春三月,在这杏花盛开的时节,绵绵的细雨好像故意要打湿我的衣裳似的,下个不停;那扑面而来的徐徐春风,也洋溢着温馨与柔情,还有融融的醉意。

  赏析:  这首小诗写的是诗人在春日和风细雨中拄杖春游的感受和乐趣。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在这两句诗中,诗人明明是自己拄着拐杖出去春游,却偏说是杖藜扶我去桥东观赏春色,个人以为这不仅仅是简单地将杖藜人格化了那么简单,此时,从诗人后两句所表现的情趣看,诗人虽然是一个人出行,但并没有点孤独落寞的感觉,杖藜仿佛成了一位可以令诗人依赖的和可以与之同赏醉人春色的郊游伴侣,与诗人且游且行,教人读着读着眼前仿佛就出现了一位老者,手扶拐杖,在古木参天的绿荫之中迷上了短蓬小船,然后欣欣然、慢悠悠地过了小桥,向那春色的深处走去了。

还有一点,在这里,桥东未必就是诗人要去游赏的春色佳处,但是从古至今,在文人笔下东往往寓有春的意思,或者说可以叫春的同义词。

朱自清《春》之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的东风实际就是指的春风。

诗人以杖藜扶我过桥东来写春游之去向,或许就有此意。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这是这首诗的精彩之笔,为历代经久传诵而不衰。

杏花雨,杏花时节的蒙蒙细雨;杨柳风,杨柳抽芽吐绿时的和风。 这样说比直接说细雨、和风更显得有美感,更富于画意。 杨柳枝随风荡漾,给人以春风生自杨柳的感觉。

沾衣欲湿,用衣裳似湿未湿来形容初春细雨似有若无;吹面不寒,用春风吹到脸上不绝的寒冷形容春风的和煦、轻柔、温馨,更见得体察之精微,描模之细腻。

试想诗人扶杖东行,一路红杏闹春,杨柳拂风,细雨沾衣,似湿而不见湿,和风迎面吹来,不觉有一丝儿寒意,这是多么令人惬意的春游啊!写出了诗人对春天的由衷赞美和独特的感受。   赏析二:  这首小诗,写诗人在微风细雨中拄杖春游的乐趣。

  诗人拄杖春游,却说杖藜扶我,是将藜杖人格化了,仿佛它是一位可以依赖的游伴,默默无言地扶人前行,给人以亲切感,安全感,使这位老和尚游兴大涨,欣欣然通过小桥,一路向东。 桥东和桥西,风景未必有很大差别,但对春游的诗人来说,向东向西,意境和情趣却颇不相同。 东,有些时候便是春的同义词,譬如春神称作东君,东风专指春风。

诗人过桥东行,正好有东风迎面吹来,无论西行、北行、南行,都没有这样的诗意。

  诗的后两句尤为精彩:杏花雨,早春的雨杨柳风,早春的风。

这样说比细雨、和风更有美感,更富于画意。 杨柳枝随风荡漾,给人以春风生自杨柳的印象称早春时的雨为杏花雨,与称夏初的雨为黄梅雨,道理正好相同。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南宋初年,大诗人陆游已将杏花和春雨联系起来。

沾衣欲湿,用衣裳似湿未湿来形容初春细雨似有若无,更见得体察之精微,描模之细腻。

试想诗人扶杖东行,一路红杏灼灼,绿柳翩翩,细雨沾衣,似湿而不见湿,和风迎面吹来,不觉有一丝儿寒意,这是怎样不耐心惬意的春日远足啊!  有人不免要想,老和尚这样兴致勃勃地走下去,游赏下去,到他想起应该归去的时候,怕要体力不支,连藜杖也扶他不动了吧?不必多虑。 诗的首句说:古木阴中系短篷。

短篷不就是小船吗?老和尚原是乘小船沿溪水而来,那小船偏激在溪水边老树下,正待他解缆回寺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