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千年一叹 以色列、巴勒斯坦6:写三篇和平

  • 本站
  • 2019-06-10
  • 43已阅读
简介 今天我们去以色列最大的经济、文化中心特拉维夫,半道上随意选了两个地方停留。 后来才发现,这实在是为特拉维夫铺垫了重要的前奏。 地理路线变成了逻辑路线,然后在恨衬立维夫做了一个子结。

千年一叹 以色列、巴勒斯坦6:写三篇和平

今天我们去以色列最大的经济、文化中心特拉维夫,半道上随意选了两个地方停留。 后来才发现,这实在是为特拉维夫铺垫了重要的前奏。 地理路线变成了逻辑路线,然后在恨衬立维夫做了一个子结。 先是凯撒利亚(Caesarea)。

一看地名就知道与罗马关系密切。

我们突然看到万顷湛蓝的地中海前面居然有一道半空渠道,以一环环连锁拱门的方式从远方奔腾而来,真觉得气魄非凡,便停下来瞻仰。

问路人才知,这可是千年古物,是整座城市的淡水命脉,从北方卡密山(C助mel)上引清泉进城,是了不起的一个大工程。 在骄傲的地中海面前,人类除了感激它的阳光清风外,还不失尊严地向它表示,你有再多的水也未必能让人们解渴,于是便用一道倔强的黄色一路引卜开两千年而不溃败,实在是有志气。 正这么想,眼前出现一座十字军的城堡。 我爬上城墙,看到上方是城垛、箭孔,一下方是饮战马的水槽,为防战马失蹄而凿下深深纹路的石板。 再仔细看,发现城堡的建筑材料有很大一部分是罗马式的残柱。 在这里,泥石裹胁着它们,就像是一个象征,述说着战争如何裹胁了和平,野蛮如何裹胁了文明。 第二个地方离特拉维夫很近,也可算在它的范围之内,叫雅法(Yafo),一座已有三千多年历史的港口小城,它的名字曾出现在《圣经》中。

当初所罗门王朝在耶路撒冷建造圣殿,所用木材就是经由雅法港口转运的。

但是,这座小城直到近代还记录了一场大冲突和大迁徙的历史。 一九O九年全城犹太人都离开了,到北部不远处去开辟新的居住地,由此可见当时与阿拉伯人冲突的严重程度。

这个新的居住地就是今天举世闻名的特拉维夫,前不久刚刚庆祝过建城九十周年。 那么,这里铭刻着的是一部怨仇难解的“双城记,’悲剧。

在雅法临海的圣彼得修道院近旁,我们发现了一条最动人的小街。

起伏弯曲、层层叠叠,结构隐蔽而复杂,一看就知道是一些为了躲避战乱、又舍不得离开的居民世世代代潜心搭建的。

直到今天,一个个刁、门洞里还可找到雅致的小金铺、作坊和家庭式降物馆,对寻常生活的渴求,像血管般弯曲而强劲。

正是这种血管般弯曲的巷道,使得一座城市即便在伤残后也能快速接通血脉。

到特拉维夫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去看拉宾广场。

拉宾遇刺已整整四年,回想那时在遥远的中国,我和妻子一听到这个消息就为他流过眼泪。 先找到特拉维夫政府大楼,登上他那天演讲的平台,然后顺着他那天的路线,朝东北方向的露天楼梯下楼,一共二十六级。 楼梯底下,就是他倒下的地方,一个年轻的极端分子永远切断了老人呼唤和平的声音。

这地方现在有一个三十平方米左右的黑色大理石祭坛,祭坛前的石碑上刻着:就在这个地方,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以色列总理拉宾遇刺身亡。

祭坛中央垒着大块的黑石,前方三个玻璃罩里,点着很多蜡烛。

我们俯下身去,点烛、献花。 以色列人默默地看着我们。 遇刺地点北侧是一条小路,路边长长的墙上密密麻麻留着大量祭奠者的题词,由于太多太乱.当局正在用水笼头冲洗,以保持祭坛附近的整齐肃穆。

我对这些题词很感兴趣,便一把拉过妻子来到水笼头还没有冲洗的最后一块墙上去辨读。

冲洗邻墙的水珠已洒落在我们头上,我们不管,满脸湿渡渡地在希伯来文、阿拉伯文中间寻找英文,我一句句翻译给妻子听:我的儿子出生在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你倒下的那天,他现在已经知道你,并将生活在你带来的和平中。

我们全家感激你……事件发生的那年我还不知道你倒下的意义,但这几年我明白了。 这个国家需要你,一生在你这样伟大的人物身旁,居然还有人与爱为敌,向你举枪,真是可耻……给和平一个机会吧…世界不会忘记……妻子说,我们也写吧,尽管明天就可能被冲洗掉。

我谓以寸,写,于是我找了一个空白处,用大大的中文字写了三遍“和平”,然后签名,再用英文注明,我们来自中国。

在充满战争狂热的土地上,真正的英雄并不坐在坦克里,或者捧着炸药躲在街角,而提叨肠些冒死轻呼和平的人。

我们知道这个界限,因此用几个中国字,来支援远去的老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