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婚途似锦》第一章 薄家选媳妇咯

  • 本站
  • 2019-07-09
  • 26已阅读
简介 路绮笙宿醉一夜,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她难得请一日假,却趴在床上起不来。 脑子里依旧闹哄哄一片。 “绮笙你又输了,快喝!喝不下啦?不喝我就转瓶子惩罚你家萧子禾跟人家热吻了哦。

《婚途似锦》第一章 薄家选媳妇咯

路绮笙宿醉一夜,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她难得请一日假,却趴在床上起不来。 脑子里依旧闹哄哄一片。

“绮笙你又输了,快喝!喝不下啦?不喝我就转瓶子惩罚你家萧子禾跟人家热吻了哦。 ”“转转转,停!8号,8号是谁?”“8号是凌悦清,等等我把她拎过来,哈哈扶着点儿,绮笙不会介意你男友跟闺蜜热吻吧?”“不就是游戏么,亲就亲吧,我没那么小气,嗝--”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喝的烂醉如泥的凌悦清在众人的掺扶下攀上萧子禾的肩膀,两唇相贴之时,主动舌吻,闭着眼睛双腿无比熟练的挂上他的腰,在萧子禾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呢喃着“子禾”二字,一路湿吻,喘息,扒衣服,抹胸肌……萧子禾慌张到死,红着脸呵斥:“你干什么,别闹!”小女人迷迷糊糊的撒娇道,“你不是说就喜欢我这样么?”那语气也是极度暧昧。

包厢里大部分人顿时酒醒了大半,差点被这现场直播吓尿了。 要说这两人没奸情,谁信?路绮笙小鹿一样的眼睛从迷糊到清醒,从清醒到落泪,恨不得自戳双眼,于是顺手抄起萧子禾凌悦清送的礼物,恨恨的砸向了那对狗男女。

没错,今天是她生日,本来约好了男友和闺蜜几个人去野营的。

呵呵……现在男友没了,闺蜜也没了。

“绮笙,几点钟了?还不起来?”她的母亲柳依已经画好了精致高贵的妆容,站在床前冷眼看着她,“你看你的房间成什么样子?我给你报的课不去上,非要去上什么班,我们家缺你那一个月四千多的工资吗?”路绮笙真是受不了她,双眼迷糊地爬起来,对着外面喊道:“柳姨,给我倒一杯蜂蜜水,加点柠檬。 ”柳依拉开路绮笙的衣柜,挑挑拣拣了一会,不满道:“你怎么连件像样点的衣服都没有!”路绮笙经过了昨晚的憋屈事,心情本就暴躁,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我觉得它们都很好。 我要换衣服了,麻烦你出去好吗?柳姨!”柳依唰的一下白了脸,气得有些发抖:“我是你妈!”路绮笙无所谓地耸耸肩:“别说那么大声,小心你老公听见。 ”柳依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好吃好穿的供给她不要,反要时常挖她的伤疤作乐!“今天有个相亲,你吃了早餐就过去。

”她压下火气,将一张请柬放到桌子上,“城西的薄家,你不是想自由吗?嫁给他我从此都干涉不了你了。

”路绮笙瞄了一眼请柬,上面写着--吾闻乔家有女,端庄大方,贤惠温良,适嫁闺中,今薄氏有儿,欲娶妻于本城名门。 久仰芳名,诚心宴请。 她看完直觉想吐血,这到底是有多自恋的家族啊,选个媳妇还广派请柬。

他以为他皇帝啊,还选秀呢!是不是到了还得比赛才艺什么的啊?有钱人就是事儿多!路绮笙随便穿了套裙子,简约大方,清秀自然,可惜牌子拿不出手。 她一向不喜欢等人,所以是踩着点儿离家的。 开着新买的车子,放了首任贤齐的《心太软》,她不疾不徐地往城西去。

没有伤心欲绝要死要活,也不想报复他们,路绮笙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真是棒极了!至少在被闺蜜和男友同时背叛的那一群人中,她的表现绝对是个佼佼者。

正在心里狂赞自己的时候,对面亮红灯了。

路绮笙缓缓地减下速度,停车等候。

可车子还没挺稳,就感觉车身晃了一下,同时后面传来了不小的的一声--“嘭!”路绮笙整个人都抖了抖,尼玛的!被追尾了!她马上拔了钥匙下车,果然是这样!她看着后面瘪下去的那一小块,简直有种当场痛哭的冲动。

“啊!我的宝马!”路绮笙奔到车子受损处,失控地尖叫,“我才买了两天啊!要不要这么倒霉?”果然是祸不单行吗?才被背叛又遇追尾,这人生真特么的没意思了!“小姐。

”撞她的是辆银魅,下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男人。 “你赶什么呀,没看见红灯了吗?你想冲红灯?怎么开车的?”路绮笙越说越是悲从中来,“啊--我的宝马!”“我,我老板赶着讨媳妇呢。

”程源不善言辞,见她哭得悲切,急得有些上火,“这是我的名片,稍后赔偿可以吗?我真的赶时间。

”路绮笙将名片甩给他,暴走道:“我还赶着嫁人呢!”本来就没有名牌首饰昂贵包包,现今连车子都瘪了,她到场肯定会被笑死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