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有的人当了当妈妈后很幸福,有的人则成了怨妇

  • 本站
  • 2019-06-11
  • 196已阅读
简介 我刚认识卢中瀚的时候,他仅仅是个项目助理,工资不高,工作不少,忙得到处跑。 我在法国已经有一份不算高薪,也不算高职,但是足足可以养活自己的稳定工作。 我规划的婚后生活,就像

有的人当了当妈妈后很幸福,有的人则成了怨妇

  我刚认识卢中瀚的时候,他仅仅是个项目助理,工资不高,工作不少,忙得到处跑。 我在法国已经有一份不算高薪,也不算高职,但是足足可以养活自己的稳定工作。

  我规划的婚后生活,就像法国个人所得税宣传资料上画的那样:一对夫妻,两个孩子,各有收入,报税光荣。

  我怀孕期间,卢中瀚有了一个国内的offre。

然后我们抱着三个月的思迪回了国。 我顺理成章的变成了一个不用上班,还有阿姨的太太,日子过得好像很悠哉。 事实上,那不过只是一个镜像。   最初的舒适感很快就被适应掉了,无力的灼伤感,让我慌不择路。

  喂奶,拍嗝,换尿布,出门晒太阳,再喂奶,拍嗝,换尿布……我每天都很忙,但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怎么才能赋予价值?  院子里总有一堆无所事事的太太,可以聊长篇。 可是那些不疼不痒只为了打发而说的话,既没营养也没有意义。

  我们常吵架,为了吵架而吵架。 只有剧烈的冲动,极度的疼痛,才更能让我有活着的真切。

  人就是这样贱兮兮的动物,当钱不是问题的时候,一切都变成了问题。   夏天,我们去芬兰旅行。

最后那天,我们在酒店餐厅里吃饭。 记不得为什么,我们又开始冷言冷语。 卢中瀚这一次一反常态的反击。

  他说:自从我去了中国,变成了聋子加傻子,工作如蜗牛一样推进。 去中国,是为了让你可以回到自己的国家;可以不需要工作,专心享受做妈妈的感觉;我不需要你谢我,可如果我的牺牲把你变成了一个绝望的怨妇,我的牺牲还有什么意义?  我狂怒,这个男人怎么能自私到这种地步?这一年,我已经把自己整个人都压碎了,为了这个家,为了支持他,他居然还在给我讨论他的牺牲?我呢?我的牺牲在哪里?  那是我们第一次冷静的讨论分开。 因为我们突然发现,对方都已经完全变成一种完全陌生的样子,无法妥协,更无法接受。

  我的心软得犹如一团败肉,看睁睁得看着刀子在来回切割,流出黑红色的陈血。   他气呼呼的离开餐厅,不知去向。

我抹着眼泪签单,抱着已经睡着了思迪回到房间。 赫尔辛基的夏天几乎没有黑夜,我一直坐在浴室里,看着外面似黑似蓝的天际线。   卢中瀚到了快天亮才回来,我们不言不语的收拾东西。 上了飞机才想起来,思迪喜欢的一只茸茸兔子丢在酒店的婴儿床里了,这是卢中瀚收行李的极为罕见的败笔。   假期结束,回到国内,通过朋友推荐,我得到在法国学校教中文的位置,兼职。   我遇到了一个让我非常敬重的校长,开课之前,他说:我知道你不是专业老师,但我是。 既然我决定聘用你,我相信你。

  我翻出当年上班时的衣服,剪了头发,带珍珠耳环,化着淡妆,脱胎换骨地去上课。 孩子都还是院子里的孩子,但是再见到我已经不同,会搜肠刮肚的给我说句中文,或者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打个招呼。

  虽然我教中文的收入连我家阿姨的工资都付不出,但这是个救命的稻草,把我从没有价值感的漩涡里面拯救出来。   因为要教课,要备课,我需要开始组织和安排自己的时间,而不是随心而欲。

当我开始以效率作为标准而安排时间之后,我发现,原来我完全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在学校教中文之余,我开始教其他几个太太中文,开始画油画,还去青岛拿回了十几年都没有碰过的电动缝纫机,给思迪做衣服。

  女人是一个家的灵魂。

没有女人的宫殿,只是空洞的房子,有女人的茅屋,就可以是个温暖的家园。

一个女人的程度,决定了家中的温度。

  因为我变了,家里的气氛也平静了下来,我们渡过了危机。

再后来,我们有了第二个孩子,搬到了上海。   我不再教书,但是我保持了自己的节奏。

再忙再累,我每天都要做一点,和日常生活无关,但是让自己觉得有价值的事情。   很偶然,我在大众点评写了点评。 我写了几个点评之后,居然收到了陌生人点赞的鲜花。 然后我写了一篇很短,连一千字都不到文章,被管理员加精,并推荐首页。 真的是柳暗花明,这居然我写文章的起点。   从那开始,我一路写下来,今天有三个兼职助理,一个商务经纪人和几十万的粉丝,没有具体计算过,但是几百万或者上千万的阅读量,妥妥地有。

而我申请公众号的时候,压根不知道什么叫做自媒体。   我不觉得我成功,更不觉得我厉害,每当别人叫我老师,或者赞扬我的时候,我总是有一种不敢当的不自在。   现在有人问我的职业,我依然会说:我是全职妈妈。 看着日渐长大,噼里啪啦给我仰着脖子讲道理的孩子们,我总会觉得幸福的就要快被窒息。

  活在当下,我自己明白,今天和昨天的我,中间最大的区别是我的底气。 因为我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我不再危机四伏的觉得,存在感扫地。   二胎政策之后,高学历高职称的全职妈妈们越来越多,大家凑在一起,灰头铺脸的。

关键问题是没有价值感。   妈妈们最常用的就是把省下来钱转化成自己的价值。

阿姨工资,兴趣班的学费,或者其他项目,算一算,自我安慰地说,每月不上班,我给家里省下万把块。

  可是这根本就是自暴自弃的误入歧途。 因为我们不是阿姨,不是厨子,不是司机。 做妈妈是一个选择,而不是一个折中的省钱办法。   还有一些妈妈的无力感来源于自己的胃口太大。 有的人计划,边看孩子,边考过会计师证明,英文六级,心理咨询师,或者看完两百本书……结果几年过去了,书变成了孩子的涂鸦,落尘一片。

  其实孩子们长得是很快的,孩子们百分百需要我们陪伴的时间是很短的。   也许第一年,妈妈真的需要做24小时待命的全职,但是从第二年开始,根据妈妈的意愿,就可以固定一点时间给自己。 做一点和日常生活没关,但是与自己有关,让自己感到价值的事情。

譬如读书,写字,做运动……  要知道重要的不是某天我发奋狂学十小时,重要的是每天半小时,但是天天日日的坚持。   另外最重要的是,家庭配合度。 分配一项工作给那个缺失的爸爸。 这是一个家,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

周末让爸爸陪着孩子,我们可以和们去做个SPA或者听个讲座。

  在大多数情况下,比起不情愿的爸爸来说,更多是因为妈妈本身的不放手,觉得这个男人看不了孩子,或者觉得他赚钱赚的辛苦,我就不能做要求。

  事实上,让爸爸介入家庭事务,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他有了一个角色,有参与才有责任,有义务才有接触。   彼此理解,才能彼此尊重的走下去。   当妈,对于每个女人来说,都意味着翻天覆地的改变。 每个做了妈妈的女人,都曾经会被过于繁重,复杂,没有任何支配时间,完全没有价值感的生活,碾压的面目非全。   可为什么一段沉寂之后,有人可以逆袭幸福,有人却变成怨妇?  我认为,这种中间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给自己定义的价值支点。   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不认为女人一定要在经济上,地位上,能力上,都超过男人。

我更不认为,女人一定成为有底气对着男人颐指气使的女王,或者成为让男人不能自持,亲吻尘土的女神。   这辈子,我想做的就是一个女人,幸福,完整,从容,淡然。

我有我的优点,我也有我的缺陷。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我要做的是我自己,天下那么大,别人羡慕,嫉妒,讨厌还是不屑,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笑吟吟的活在自己的传奇里。   海明威说: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是优于自己。

  真正的赢家,就是把我们活成自己!不要抱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