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几分忧伤在心头(共10篇)

  • 本站
  • 2019-06-09
  • 24已阅读
简介 初一散文1200字以上端坐早春的陌上,静静等风来。 以为风来,会拂开花香满襟,会携来温柔满怀;然而,风过的时间,却悠婉了思绪,落寞了情怀,些许的怅然之感轻绕心头。 ——题记生命的天

几分忧伤在心头(共10篇)

初一散文1200字以上端坐早春的陌上,静静等风来。

以为风来,会拂开花香满襟,会携来温柔满怀;然而,风过的时间,却悠婉了思绪,落寞了情怀,些许的怅然之感轻绕心头。

——题记生命的天际,我是一朵素白的云,以独有的姿态,悠逸在自己的一片天空。

风满西楼燕归巢,雨打梨花深闭门,我是于市井繁华中深居的平常女子,红尘在窗外,纷繁不入门,任世间喧嚣百态,独守一份挚爱的素净。

千帆过尽的年华,心怀里的安宁,从来不曾被侵扰,不曾受影响,于此,感恩不已。 一直以为,所谓的淡泊,不是桃花源处的隐匿,不是远离尘世的僻静,而是看尽浮华,纷繁、喧嚣里依然能持有一颗安定、不染尘的心。

即便,曾经情爱波澜的动荡,却依然可以沉淀如初,回归止水的宁静,如此,便好。

尘缘变幻,世事经年,许多曾以为会相伴一生的人,边走边失散,许多曾以为会深记一辈子的事,边走边遗忘。 驻足年华的渡口,透过岁月沧桑的雨帘,依依眷眸中,那年的风景早已是物异人非,找不到最初的影迹。 一些人,无论怎样的留恋,都将成为生命中的过客;总是不觉地想,待到年华老去的一天,不知谁会是我浅墨下,那一笔最浓重的念想,谁会是我宣纸上,那一抹最旖旎的描画!时光尽头的那份陪伴,是否就是曾经许下的天长?所有的恩怨与情愁,只那么一个闪念的忽而,便断的干脆利落,不再有交集。 又谁想,一些牵绊与纠葛,不经意,就是一辈子的时间!终于明白,一直追寻和向往的长情,不过是生命的厚度中,最大限度延伸的一种深记,一种不遗忘而已。

有那么一个人,在或不在,都烙印在心上、温暖在心底;失去,拥有,唯有永恒记得,才是最深的情。

所谓的浪漫,也不过是雾里花、水中月酝酿的一种闲情罢了。 赏月,听花,都是温柔岁月中诗意的美好,风轻,雨柔,都是他年心怀里萦盈的感念。 忧伤的时候喜欢沉默,朋友很多,却不想找一个对着开口说心事的人,不想自己的纷乱情绪带给谁烦扰。

只想一个人,安静在洒满月光清辉的陋室,听一首伤感的情歌,不觉中,那忧伤的旋律感染了心,两行微凉悄然流淌面颊。 多少往事涌上心头,多少记忆清晰在目,无论是伤痛还是欢喜,记取的,唯有一些温暖和爱意,都会持以祭念的心去轻抚;这样的多情光阴里,总是温柔去怀想。

或听一首低婉的纯音乐,心音,随之袅袅生香,思绪,继而轻盈、柔旖;世界仿佛变得简单、旷阔,情怀如水般纯澈、清凉。 终于明白,那些让你最心痛、最怨尤的,也正是你最在意、最难忘的。 领悟的一刻,会有泪水决堤,会有悔意爬上心头;只怪当初,不懂珍惜,却已然无法寻回逝去的光阴。 欲将四季的温婉柔润积攒,来暖化尘缘的霜雪,却任凭多少努力,也换不回那时的一季花开。

过往,已成风中花瓣,扶摇的命运随了天意,最终飘飘不见;每每痴痴地遥想,那些香气,是否已落入了苍茫天涯的胸怀中。 一些人,不再有心动,也便没有了爱恋,一些事,不再有感动,也便凉薄了等待。

爱与情,总是在一次次落魄的交错中,一层层褪去美丽的外衣;当情感赤裸裸凛冽于风尘,还有多少执着,经得起岁月风霜的洗礼!不禁感叹:我们终是输给了时间,输给了自己的不够坚持!那一朵你用心掬起的情花,已然根植在我心上,每一次月光漂白的时候,总是和着你的诗句,散着寂寞的幽香。

从繁华走向孤独,你有没有想过,对于爱的季节来说,只是你一个人不合时宜罢了。 是否,舍不得失去,心疼了一朵花的凋零;于是,收藏起这一路洒下的欢喜和泪水,将丝丝缕缕的暗香敛聚一册丰厚的记忆,封存于心怀,叮嘱自己,经年不要再去开启。 小姿态的女子,从来不想委屈自己,因为些许的任性、娇蛮,所以总是会不知不觉地犯了错。

悔意折磨了心,一次不小心的伤害,要怎样去补救,才能换得一份彼此的抒怀和心安!都说,女子,可以为一个人低眉,今昔,我似乎懂了些其中的意味。

都说,不是每一次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我已然体会,自己曾以为的简单,其实并不是云淡风轻的模样,有一条来路,可以深情回望,却永恒无法返程。

平淡的时光里,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怀着朝圣的心去回想。 林林总总都忘却,只记住了那一季桃花漫天的香气,不是因为季节的暖,而是因为那年的心里住进了一个春天,那春天里恰好有一个你。 很多时候,生命的美好和价值,在于你所相遇的人是否懂得欣赏和发现。

因为一个很在乎的人,你会变得温柔、美丽,你会想努力变得优秀、完美,只为那一眼凝望的爱意不变。

一些心情,自然而然地流露,你也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洒脱。 春天的美好,在你的墨迹里舒展,一缕缕的心绪,婉婉转转的情思,绣一朵蓓蕾的光阴。 我亦是会时而感性,偶尔低郁到忧伤、泪流,我知道,即便不语,你也会有心疼。

花开是你来,花落有你陪,我又何须感伤春日短!原来梦见,是因为太喜欢,原来疼痛是因为太用心。 经历多少次伤痛,学会隐忍,学会笑着流泪,学会幽暗处独自舔舐伤口。

时常在午夜时分的梦里醒来,瞬间体会一种你说的、窒息的疼,辗转、失眠,身与心,承受着无形的鞭挞。

有人说,再温暖的心,折磨久了,也会变凉。 小骄傲的女子,如何也学不会将就,更不会去乞求;有些故事,沉默,是最好的结局。

不必吵闹,不必追问,一段情,两个人,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渐隐在终点;就像一个垂暮之人,无痛无觉中长眠而去,亦算是一种难修的善终吧!那曾以为的地老天荒,只是握不住的一缕尘风,在飞速流转的光影中,稍纵即逝。 曾经,不信命,不信天,只信自己;终于明白,却原来那些传奇般色彩斑斓的故事,只是宿命设下的一个局,再如何的努力,也改变不了天意的定数;于是,不再挣扎,不再争取。

流光刹那,眼底浮花,年华,是握不住的一指流沙,岁月,是回眸时的千般感动。 记得有人说过: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没有人会比我你更疼你。

很多事,就是这么的戏剧化,一些伤痛和深爱,偏偏是同一个人给予。 那些于年华的绚烂中绽放的记忆里,不记得是哪一天开始,因一个人,丢了年少纯真的笑容,那一份美好,成为多年来奢侈的念想。

如若,可回到最初的起点,是否会好好来过一回,不留遗憾,认真去走牵手时的每一步路,不说后悔,懂得珍惜拥有的时间。

岁月,如此宽容,一帧一帧的幸福片段,回放,定然引得两行暖泪。 那年日出的霞光里,你温柔地牵起我的手,穿过层层晨雾,来到一座童话故事里的白色城堡,呼啦瓦星的花园中,开满带给人们好运和幸福的七色花。

美丽的公主和俊勇的王子,最终开心幸福地在一起。

于是,我记下了那一幅最温情、感动的锦画,记下了童贞情怀里一份永恒的纯真与美好,一生珍藏、向往。 是谁说,等待,是一生最初注定的沧桑。

寻不见,初遇时倾城的温柔,那么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去逃离。 一场戏,终究要以感伤谢幕,不必去刻意抹煞什么,留有昔日的余温,便是岁月赐予的恩慈,已然很欣慰。

时间,会让你看清每一张脸,或真诚,或虚假;一颗陪伴的真心,被深爱,总是有恃无恐的样子,最终偏离了轨道,毁于一夕一念。

一直以为的永久,只是误会一场,世间的荒凉,不过是一个人一角天空的孤单。 失忆,那么难,一座城,一个人,一生牵念。

走过的季节,一片思想的废墟上,盛开着鲜活的记忆。 多少恋恋不舍,即便有追悔,追回的也只不过是伤痛,和一些泪水泡过的涩涩美好。

我一直在原地,任行云流水、烽烟过境;无论是否有人记得来过这里,我以一树花开的坚毅,守候一份年华的安宁,守候自己的一颗云白之心。

遥望明媚春期的彼岸,那是有你的地方,于是,心眸里生出盈润的感动。 春暖花开的季节,许自己一份流年静好,愿生命的慷慨与宽容温柔来相爱。

愿使,春日下的年华,没有离痛和忧伤......。

Top